当前位置: 首页>>教学机构>>基础部>>党建工作>>正文
尽心尽职 忠贞不二
——基础部高考教研室刘洪才老师
2017年12月27日   审核人:

FBB3A1145F77429BC830283BE1B87C1B

一、对党尽忠诚,一心一意

先讲一个真实的故事。

2014年3月,我接到霍校长从北京打来的电话,让我进京继续接任新一届高考补习班的语文课。我坐在从日照发往北京的k52列车上,突然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:“你是共产党员吗?”我说:“是,我是1976年入党的老党员了。”对方说:“你赶快退党吧,共产党快完蛋了。”我一听,很气愤,光天化日之下,有人竟敢如此放肆,公开散布侮蔑共产党的言论。我打开免提,大声反击:“你们才快完蛋了呢,还垂死挣扎。我可不能像你们一样,端着共产党的饭碗,填饱了肚子,还没放下筷子,就说共产党的坏话,你们把良心放哪里了?”对方哑火了,我还继续还击:“我亲哥哥是党员,我弟弟,儿子,侄子,女儿,女婿一家七八个党员,都退了党跟你们去喝西北风吗?”我的声音很大,半车厢的人都给我一阵喝彩声:“说的太对了,就得这样还击他们!”

对方听到我这边人多势众,听得出我是铁杆的,没等我讲完他就把电话挂了。哼!你猜对了!我就是个铁杆的布尔什维克,我是1966年三月被学校确定为党员发展对象,四月份搞了政审,跟着就要填表入党了,却突然来了文化大革命,整整又拖了十年,直到1976年10月我才又获得真正入党的机会,迄今入党四十年来,几乎年年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,他们却劝我退党,真是痴心妄想!

二、爱生如爱子,尽心又尽力

再讲个真实的笑话,但希望大家可不要真笑话我!

在中国历史上孩子最多的当数康熙皇帝,传说他有100多个孩子,在位61年,有名份的儿女就有59个,我想也不一定都是亲生的,而我的孩子却有5000个——当然也大都不是亲生的。请不要哄堂大笑,帮我数一数,你们就会明白。

五十年来,在我的心里,我的学生就是我的孩子。

有人会问:“就算你说的对,可你真的有五千学生吗?”

孔子才三千呢,难道你比孔子的还多?

不信,你们可以推算一下,凡中学教师大都了解,中学语文老师必须担两个班语文课,才能达到工作量。我每年两个班,50年,100个班,不要说有时候班额达到70多人,就全按50人计算难道还不够五千吗?

也许有人会问:“你对学生的关爱,有像对儿女一样吗?”

我的回答是:“有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”

请允许我从下面几条给大家解说:

第一,传授知识,对学生远远超过对儿女。

前面说过我讲台执教50年曾给5000多学生传授知识。而对我的儿女一节课也没有讲过,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。我有六个儿女,其中四个大中专毕业,两个技校毕业,都是在共产党的学校里别的教师们培养的,而我一天课也没给她们讲过,在儿女身上充其量我也就是一个不太合格的给养员。

第二,在生活上,经济上,我是学生的“小饭馆”、“信用社”。

我当了44年班主任,我的学生都把我当亲人。有不计其数的学生到我家吃过饭,有很多很多的学生向我借过钱花。有的同学说:“老师,我今天饿了,想来找点吃的”,我从不拒绝,就是煎饼稀饭孩子们也吃的香甜;有的同学没钱花了,向我借点钱花,我从来不说没有并且不打借条,学生还不还都可以,我从来都不计较。有时天冷了,有些困难学生还光着脚,我就偷偷地给他买双袜子塞他桌洞里。有些贫困学生,经济上太困难我就偷偷地给他垫学费、书费,或者偷偷地给他点生活费,还从来不张扬,不让别人知道怕伤了学生自尊心。

第三,在教育方式上始终坚持“五不一陪”。

40多年的班主任工作,没有积累出什么成功的经验,但能聊以自慰的是,我始终坚持“五不一陪”,始终把学生当自己的孩子,学生也心悦诚服把我当自己的亲人,非常听话,在班级管理和教育方式上,我的原则就是坚持不打、不骂、不罚、不歧视、不放任,从早操到睡眠,每天挤最多或尽可能多的时间陪伴着学生,随时随地帮助学生解决学习、生活各方面的问题,如果不信大家可以调查,我也可以承诺,在我执教的五十年里,100个班级5000多名学生中,如果有一人举报我曾经打过学生、骂过学生,或者曾经罚过学生一分钱,我愿意做一千次道歉一万倍偿还,如果有人举报,我曾经歧视过他,我愿意让他带一百个同学来一起当众批评我羞辱我,不打、不骂、不罚,不歧视并不是不管不问,我用每天尽可能多的时间陪伴我的学生——孩子。努力做到不放任自流努力把每一个学生都培养成爱学习、守纪律、懂礼仪的好学生。在我的班里从来就没出现过什么“学渣”,而却考走了许许多多的大学生,他们中有在国家安全局工作的吴召顺,有在省人大常委会任职的张乃雨,还有在省旅游设计研究院当院长的陈国忠,在部队正团级以上的齐洪涛,李祥成等等,他们都是我的学生,也是我的孩子,是我的自豪和骄傲。

QQ图片20170626200032_看图王

QQ图片20170626200408

刘老师和他的学生们

第四,安置就业,尽最大努力。

我曾经在费县职业高中工作十几年,当然也是带毕业班。大家都知道,职业高中的学生底子差,极少部分能升大学,绝大部分需要安置就业,凡是进了我的班级的孩子,除了考大学之外几乎没有一个找不到工作的。记得在一九九五年农历九月底,青岛几家企业到我们职业高中招工,我立即核对一下我班毕业生中还有几个没找到工作,在家待业的,那时候缺少电话联系,我就立刻骑自行车去各个镇给学生下通知。一个下午,我骑车跑了薛庄、胡阳、方程三个乡镇,一百五十多里路,一直跑到晚上十点半,通知了六个在家待业的学生。第二天一早,学生来校报名去青岛,这些学生及家长都非常感动,他们去了青岛干的都非常好,其中我的班长葛宣存同学,还在青岛当了大企业老总。迄今,几乎年年过节开车去我家给我拜年,我也从心底感到幸福。

此外,就是在学生交朋友谈恋爱问题上,我也是宁肯当“小青”,不去当“法海”。多从正面教育,积极引导,甚至有些同学,想谈恋爱交朋友都先找我这个他认为比他父母还亲的亲人征求意见,我帮他全面衡量,教育他们不误学习,别犯纪律,互相勉励,互相帮助,从我的班里出现过不少对小鸳鸯,至今还在室内外各条战线比翼双飞,他们结婚了请我去做主婚人,生儿育女了请我去吃喜酒,看他们对我有多亲。大家说我的学生和我的孩子有什么两样吗?

三、退休不退职,奉献换快乐

这也是一个真实的故事

去年春天,我从费县坐汽车到咱临沂技师学院上课,在车上遇到一个曾和我一起退休的老同学,六十八岁了,见面就问我:“你上临沂干什么?”我说:“给学生讲课啊。”他说:“多大年纪了还上课,家里缺钱我借给你点。”我说:“谢谢您!您的好意我领了,要说十几年前,钱不够花也许是真的——因为我子女多嘛,可现在实在不缺了,我六个孩子,有五个当教师的,其中大儿子是有27年教龄的老教师了,在烟台开发区中学,月薪一万多。只有小儿子不当老师现在在内蒙古任企业副总,年薪十八万。”“那你还干什么?”我爽快地回答:“吃得好好的,身体棒棒的,不干点事情太无聊了!干点工作,换点快乐不好吗?”同学路遇,几句对话,也许有人不肯相信,但我们临沂技师学院的张院长、潘院长、杨院长都能认可并证明我确实有这样的想法。记得2015年九月十五日我接到学院张鑫院长的电话,到咱技师学院应聘那天,张鑫院长很客气地对我说:“你来应聘,我们欢迎,但咱是国办学校,工资待遇太低了,就2000多元,刘老师您能接受吗?”当时,我没加思索,很痛快地回答:“能接受,我本来就不是奔钱来的,我的工资卡已经好几个月未动了,只要学院信得过我,能让我挑重担子,就是我最大的快乐!”

我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,来到基础部就让我担春考班,挑起担子,我从没叫苦叫累,也从未计较待遇,学院还给我很高的荣誉,很多的奖励。基础部主任们还把我的名字照片贴在光荣榜上,能得到学生的爱戴和学院领导的好评,就是我最大的欣慰和荣幸。现在,学院的领导们、老师们和同学们,对我都太好了,尤其是常和青年教师一起上课,演节目,和同学们一起唱歌跳舞,我倒觉得自己变得年轻了,更有朝气了,成天笑呵呵的,心里不真知道有多么的快乐。

四、教育是事业,是千秋伟业

也许有人会说:“70多岁了,你还干,你想干到多大年纪才肯歇脚?”我的回答是借用王国福的话:“小车不到尽管推,能推多远推多远。”在我的心里,教育、教学不仅仅是工作,也绝不是挣钱的企业,而是为国家、为民族培养接班人的事业,是千秋伟业,是任何个人奋斗终身也难以完成的神圣事业。我作为党员,作为教师奋斗终身,都是为了完成为祖国培养一代又一代接班人的神圣伟业。每一个当教师的也应当像愚公移山一样,尽心尽力地去致力于党的千秋伟业。

现在我虽有五十年教龄,也算是老教师了,可与历史上康熙、乾隆相比还差十多年呢!

我的大儿子、大女儿已经是27年教龄的老教师,二儿子、二女儿、女婿也已经有24年教龄了,我的第三代——孙子外孙女,也已经大学毕业,今年他们也都摇摇欲试地报考了教师编。我相信:忠诚党的教育事业,在我这个小小的家庭里会代代相传。

在我们党,在我们国家,教育事业也必然会发达兴旺,一代更比一代强!难道大家没有同感吗?

谢谢大家!

关闭窗口
分享到: